古代罗马史评述——从德鲁苏斯法案到意大利战争的爆发与结束

时间:2021-04-24 14:38 点击:167

引言

终因尔尼努斯运动平息以后,罗马似乎出现了短暂的平静,但在评管的背后,却潜伏着更大的不安和动乱。罗马贫民的土地问题以及意大利人的公民权问题,始终没有解决,就印元老院争夺法庭的斗争同样存在,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公3前可年,贵族出身的德鲁苏斯当选为人民保民官。

德鲁苏斯法案

德鲁苏斯力图以对各个等级让步的方法来全面解决上述问题。德鲁苏斯法案的内容比较复杂,概括起来有下面几个方面。

(1)元老院必须由600人组成,其中300名来自豪门贵族,另外30名则来自骑士等级。以后的陪审法官都得从这600名混合组成的元老中任命。

(2)意大利和西西里的国有土地将尽量分配给贫民。

(3)实施粮食法,再度降低城市平民购买粮食的价格。

(4)给予意大利同盟者以公民权,从而增加罗马公民的人数,扩大共和国的基础。德鲁苏斯认为,这些提议完全符合各个阶层的利益,所以必然能到罗马人民和意大利同盟者的支持。但是,事情的结果却完全出泄约意料。

元老们对于让这么多骑士一下子加入元老的行列深表不门害怕这些新加入的成员会在元老院内结成派别,从而对老的这产重的成胁。则经心,利用这个补救的办法,很可的厚利之他们于中重新特入元关权交给别人。只有位德鲁苏斯的儿重或人相给有里求人。他们且禁对法集提出给于意大利人公民权到商兴,如果罗马将分配国有土地,那么就需要有更多的地,为区所保留的国有土地中,极大部分已经被他们占有,或置,或暗中耕作,而一旦土地法实行,那么,他们不但会会这耕神,而且连私有土地也可能受到骚扰。

在各种利害关系面前,他们还是走上了反对德鲁苏斯法案的道路。他们成群地从遥远的乡村来到罗马,责难德鲁苏斯,有人甚至还想暗杀他。为此,他不得不一武“保民官家门常开”的习惯,闭门办事,在光线阴暗的住宅中处理事务,但即使如此,也没能逃脱被人暗杀的命运。德鲁苏斯死后,骑士的夺权欲望更加强烈,他们引诱保民官昆图斯·瓦里乌斯(Q。Varius)提出一个法案,控诉那些公开地或秘密地帮助意大利人争取公民权的人。

他们希望通过这个法律,对全体元老进行起诉,并由自己来审判他们。当其他保民官对此行使否决权之时,骑士们便拔出短剑,包围他们,使这一法案得以通过。法案通过后不久,他们便马上对最显贵的元老提出控诉。培斯提亚、科塔和希腊的征服者麦铁路斯纷纷被推到被告席,要么自愿流亡,要么处以放逐之刑。当意大利人得知麦铁路斯等为了他们的政治权利而遭到放逐时,他们深深感到要通过合法途径来取得公民权已毫无希望,于是,便于公元前90年举起了反对罗马统治的火炬。

意大利战争的社会和经济原因

意大利战争从表面上看,似乎直接与德鲁苏斯改革失败以及一部分赞成给予意大利人以公民权的元老被放逐有关,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契机,只能算做导火线而已。意大利战争的爆发有着更深的社会和经济原因。罗马在征服意大利的过程中,并未对意大利实行大规模的掳掠队策,相反,却采取了一种在内务上尊重自主的“分而治之”的政策。

盟者根据和罗马订立的不同条款,依附于罗分而泊部事务方面保持自主,自设官更,自行其法律,但在对外事务上则必须完全服从罗马。当同盟关系建立之初,意大利诸同盟多少得到了一些好处。他们在罗马的领导下击败高卢人、皮鲁斯以及汉尼拔的先后入侵,在与勿男的共同作战中分得战利品。但在公元前2世纪以后,意大利与罗马公民之间的矛盾日益增长,究其原因主要是双方在经济和社会地位方面急剧变化的结果。首先是罗马公民经济地位的明显提高。罗马对外战争的成功,使她获取了大量的财富,这就为减轻罗马公民的负担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公元前167年,罗马政府取消了公民必须向国家交纳直接税(tributum)的规定。而随着募兵制的实行,罗马公民长期服役的局面也相应地有所改变,这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罗马的公民经济,提高了公民的经济利益。特别是提比略·格拉古改革以来,几乎每一个改革家都接受了罗马公民应该在经济上获取国家援助的思想,他们所提出的改革大多都是建立在这一思想基础上的。随着这些计划的实行,土地经常在罗马人民之间分配,粮食和其他好处也不断地送进罗马公民的家门。

于是,罗马公民权也就变成了最受意大利人羡慕的对象。然而,对于意大利人来说,他们的经济地位不但没有改变,相反还有不断下降的趋势。他们还得按原来的条约给罗马提供大量的兵力,承担各种义务,但在战利品的分配上,他们又没有罗马人的那种特权,他们既不能与罗马公民平分战利品,也不能从罗马那里分得公地。更何况,他们的已得利益又经常受到罗马人的侵害。这种经济地位每况愈下的状况,迫使意大利人起来考虑自身的前途,并为之进行斗争。

其次是意大利人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处境越来越糟。第二次布匿战争以前,罗马政府十分尊重意大利人,非常注意罗马人民与意大利人的关系,在行政官员出访意大利时,他们都得事先准备好骡子、帐篷和各种武器,其目的就在于减少对同盟者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每一元老对意大利客人的来访总是以礼相待,非常友在当时,尽管罗马人对于频变投敌的意大利城市十分憎恨,处理也十分残时,但这些严厉措施并没有引起意大利其他同盟者的反对,分用于罗马公民。但从公元前2世纪开始,罗马公民的为它同于板大的提高,保护公民人身免遭侵犯的各种法,不断出现,于公民的上诉权和司法保护权都有详细的阐述。不久以后,这法令便成了罗马自由(Libertas)的核心和罗马制度的基石。

然而,与此相反,意大利人的社会地位却一落千丈,他们因不是罗马公民,肝以不受罗马法律的保护,而罗马的行政长官正好利用了这一事实,经常侮辱甚至处死意大利人民。据记载,这种陋习首开于公元前173年。当时,有一位名叫L。波斯图米乌斯(L。Postumius)的执政官,因公事来到同盟城市-帕莱纳斯丁纳斯(Praenestines)城,因该城居民从前曾冒犯过他,所以他想乘机对他们进行报复。在他到来之前,他便派了一名使者去通知当地人民,要求当地政府官员在执政官到来之时,全部出城迎候,当地居民必须用公费款待执政官。当执政官要离开的时候,他们还必须事先准备好马匹车辆,等等。帕莱纳斯丁纳斯人出于无奈,只得忍气吞声,服从命令。这在客观上也就开了罗马行政官吏勒索意大利同盟者的先例,以后,这种勒索和侮辱意大利同盟者的事屡有发生。

例如,公元前123年,在同盟者城市戴努姆·希底契努姆(TeanumSidicium)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丑恶的事:这个城市的主要官员在被一个罗马官员剥得一丝不挂以后,被执政官捆在广场的木柱上用权杖抽打,原因是这位执政官的妻子想到市内的男浴室洗课,而该城长官没有尽快地赶走正在洗澡的人们,而且在这位执政官的奏子看来,仿佛这一浴池也搞得不够干净。类似的事情在费莱底努的(fgentinum)城和拉丁的一个殖民地加莱斯(Cales)城也有发生。

维努西亚城甚至出现了这样一件怪事;此城的位自由农民因出奇曾在一个路过此地的罗马外交官的肩此城的一位目,就被罗马外奖根据八官批下来用肩興上的皮银鞭挞至死。而这些事要是发生在半个多世纪之前,那是绝对不能想象的②。随着意大利人经济和政治地位的不断下降,罗马人民与意大利人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原来的保护和被保护关系逐渐由统治和被统治关系所替代,意大利人几乎从同盟者降到了臣民的地位。

为了改变这种地位,意大利人曾采取多种方法获取公民权,其中最主要的有:利用“迁移权”偷偷移居罗马城内,在罗马公民普查时混进公民名册;将自己的孩子卖给罗马人,以使他们成为罗马公民;贿赂罗马官员,谋取公民权等。早在公元前286年,因此而混入罗马的意大利人就达12000名之多。此后,混居罗马的意大利人则更多。

对于这些外来的移民,罗马最初实行的是比较宽容的政策,但到公元前2世纪以后,罗马的政策开始发生变化,罗马人越来越不愿意把公民权给予外人。他们不但不给意大利人以公民权,而且还于公元前126年颁布法律(班努斯法),用法律的形式把意大利移民赶出罗马城。这种保守排外的政策切断了意大利人秘密获取公民权的道路,激起了他们的强烈不满,迫使他们直接地用武力的方式向罗马人要求公民权。

公元前125年,弗雷洁莱城的居民首先树起了反抗罗马人的大旗,这次暴动虽遭镇压,但它毕竟打响了意大利人武装反对罗马统治的第一枪,表明意大利人要求公民权的斗争已经从背后议论进入了武力争取的阶段。

然而,这次暴动的很快失败也进一步证明罗马军事实力的强大。虽然从人员上说,罗马人并不比意大利人占多大优势,因为从古典材料的分析中,我们能够知道,意大利联盟至少有50万人能够拿起武器作战,而罗马公民最多也只能提供40万作战部队。但关键是:罗马人是一个联合的整体,而意大利人却是一个松散的概念,由许多孤立而个联合公社组成。

这一事实充分表明:意大利人要获取公民权,充个城市的暴动是无济于事的,他们必须加强同意大利各公社的合,必须争取罗马贵族对意大利人的同情和支持。在以后数十年的备年中,意大利人也确实认识到了上述问题,尤其是加强意大利各地联系的重要性。他们互派密使,互递消息,到公元前90年代,在意大利各地终于出现了广泛设有分支组织的秘密会社“意大利”,它的各个组织都由急使保持联系,彼此相互交换人质,以示忠诚。与此同时,他们还广泛地收集武器和物资,准备进行反对罗马,争取公民权的起义。公元前91年,保民官德鲁苏斯被杀,以及随后一些显贵元老因支持给意大利人公民权而遭受驱逐,正好成了意大利战争的导火线。

意大利战争

意大利战争开始于匹赛浓地区的阿斯库努姆城(Asculum)。公元前125年,该城曾因弗拉古斯法案未被通过而发生过起义。

公元前91年底,罗马行政长官塞尔维利乌斯(C。Servilius)莸悉此城正与邻近城市交换人质,缔结联盟,便迅速赶到那里,向正在集会的市民发表了威胁性的训话,激起当地人民的公愤,被当场打死。这件事成了起义的信号,一时间,侨居此城的罗马人被杀戮殆尽,他们的财产也被抢劫一空。阿斯库努姆起义马上得到了中部意大利若干民族如马尔喜人(Marsi)、彼利格尼人(Paeligni)、维斯提尼人(Vestini)和马鲁西尼人(Marrucini)的响应。但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同盟城市还是向罗马派去使团,提出最后呼吁。

然而,元老院拒绝听取这种带有强迫性的要求,并勒令他们放下武器。于是,意大利战争全面暴发。这次战争历时三年,历史上把它称为“同盟战争”(BellumSocii)。实际上,这一称呼并不准确,因为它混淆了最重要的事实,即拉丁同盟并没有参与暴动。在意大利战争期间,除了维努西亚以外,几乎所有的拉丁城市都对罗马人保持忠诚。意大利战争是罗马所面临的若干次最可怕战争中的一次。起义在意大利本土暴发,而它的中心又在离罗马很近的地方,起义军拥有在罗马人数相同的大军,而且在战术方面和武器装备方面也丝毫不比自己的敌人逊色,他们并不缺乏天才的统帅和经验丰富的军官,也不缺少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士兵。

为了协调各起义军的行动,便于同罗马政府分庭抗礼,起义军还组织了一个新的联邦国家,新国家定都于起义中心-彼利格尼人的城市科尔芬尼乌姆(Corfinium),此城也因此改名为“意大利加”(Italica)。由选自各起义公社的500名成员组成元老院,作为国家的领导核心,在起义领袖中选出两名执政官和十二名行政长官,作为管理国家的最高官吏,他们握有军事、行政和司法等大权。新国家规定:萨姆尼特各族所通用的奥斯其语和拉丁语为新国家的官方语言。此外,意大利人的国家还仿照罗马的样式铸造货币,其正面铸有“意大利”的字样以及意大利公牛(是萨宾-萨姆尼乌姆部落的图腾)战败罗马牝狼的图像。

战争主要分两个战区进行。北方战区,自匹赛浓和阿布鲁兹(Abruzzi)河至坎佩尼亚北界,大都是操拉丁语的地区,马尔喜人在这里一直起着中坚的作用。南方战区,包括坎佩尼亚、萨姆尼乌姆、路卡尼亚和阿普里亚等地,萨姆尼特人在这里始终是一支重要力量。面对上述情况,罗马决定派两名执政官同时出征,由路契乌斯·朱理亚·恺撒(Lucius Julius Caesar)负责南方事务,另一执政官普布利乌斯·卢提里乌斯·琉布斯负责北方事务。

此外,他们还决定在统帅之下配置有名的副将,具体负责特定地区的战争。在战争初期,罗马人尽管采取了一些有效的措施,但还是吃了许多败仗。在南方战场,起义军击败了由执政官路契乌斯·恺撒所带领的罗马军队,占领了位于坎佩尼亚到萨姆尼鸟姆军事大道上的一系列重镇要塞。

几乎整个坎佩尼亚都落入了起义者之手。在北方战线,起义军也连续击败了罗马将领庞培·斯特拉波(伟大的庞培的父亲)的独立军团。同年6月,他们还击毙了罗马执政官琉布斯及其部下8000余人,只是由于马略的努力,才使上述局势得以控制。据说,当琉布斯和其他贵族的尸体运回罗马时,引起了全城居民的极大恐慌,以致元老院不得不下令,从今以后,凡是在战场上阵亡的人一律就地埋葬,免得生存者目睹惨状而不愿参军。那么,罗马人在战争的第一年为什么会在战场上连遭失败呢?这主要与下述原因有关。

首先,地形不利于罗马。当时,战争主要分布在中部意大利,这里山峦起伏,地形复杂,对于罗马人的大规模军团作战极为不利。而起义军正好利用了这些条件,采取打游击战的方法,牵制敌人,各个击破,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其次,就士气而言,罗马人远不如起义者高昂。在意大利战争初期,罗马的军队主要由罗马公民、外省雇佣兵以及那些现在还和罗马同盟的意大利人三部分组成。原先公民兵的主力-罗马公民,现在都变成了厌战和怯战的懦夫。许多公民为了逃避服役,而宁愿把自己的手指砍掉。即使在战场上,罗马人也并不十分卖命,投敌、逃跑者大有人在。坎佩尼亚重镇诺拉、斯塔比埃、萨勒农-的失守,本身就是罗马士兵逃跑、投敌的缘故。而对外省来的雇佣兵来说,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取利益,当他们发现意大利战争的艰难性和无利性后,便纷纷逃离战场,以致执政官不得不将努米底亚等地的雇佣兵遣送回国。而起义者则不同,他们士气高昂,目标明确,其士兵大部分来自英勇善战的部族。例如著名的马尔喜族,他们曾经与罗马人并肩作战,因作战勇敢,颇受人们赞许,所以在当时就有“没有战胜马尔喜人的凯旋,也没有无马尔喜人参加的凯旋”这样的谚语。况且,他们又是为自身的自由而战,为独立而战,其战斗力之强也就可想而知。

第三,与罗马主要将领的指导思想有关。在罗马,自从德鲁苏斯被杀以后,一直存在着两大派别。一派主张给意大利人以公民权,另一派则相反。意大利战争爆发以后,两派之间的矛盾更加明显,不愿把公民权给予意大利人的一派坚决主张镇压意大利人民的起义,而主张给意大利人以公民权的一派则希望用让步的方法平息起义。

马略就是后一派的主要代表。即使当他把军队带到前线之后,仍念念不忘与马尔喜将领谈判、议和。罗马主要将领间思想的不一致,也就导致了战争初期的失败。第四,起义者将领指挥出色。综观第一年的战斗,我们发现罗马军团几乎始终都处在被动挨打的局面,他们要么中埋伏被歼,要么被起义军包围,其主动权一直掌握在起义军手中。

凡此种种都导致罗马在意大利战争初期的失利,而这一切又反过来促使罗马局势的进一步恶化。原先一直忠于罗马的埃特鲁里亚人和翁布里亚人也因此开始动摇,其中有的城市还归附了起义军。罗马元老院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立即宣布紧急状态。为了提供战争必须的至少18个军团的军队,罗马当局广泛采用了马略军事改革创建的募兵制度,大规模地招收雇佣兵和志愿兵。其间甚至破例招募了被释奴隶,部署在库麦至罗马的沿海一带。

为了开支雇佣兵的薪饷,罗马政府还不惜没收神庙储藏的金银珍宝,甚至允许罗马军队在攻占起义军城市后抢掠财物。这一措施不仅在当时起了鼓舞士气的作用,而且对以后的罗马历史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在继续加强军事镇压的同时,罗马政府迫于形势,也不得不采取让步政策,于公元前90年年底颁布了朱理亚法(LexJulia)。这一法律正式宣布:凡未参加暴动而忠于罗马的同盟者将获取罗马公民权。这样,埃特鲁里亚人和翁布里亚人便率先取得了公民权。

公元前89年,发通过了由保民官普路提乌斯和帕皮利乌斯提出的法案-Papiria),宣布;凡在60天内放下武器,并向罗马行政长官记注册的意大利人,均可获取罗马公民权。同年,执政官庞培·斯持拉波还在山南高卢施行了一项特别法律(LexPompeia),把充分的多马公民权授予山南高卢的拉丁殖民地,并把拉丁权给予在波河对岸的那些公社和属于这些公社的高卢部落。

通过这些法律,罗马人不但制止了起义的进一步发展,而且还在很大程度上分化和瓦解了起义者的阵营。原先对罗马保持忠诚的人更加忠诚,原先因争取公民权而参与起义的人也开始脱离意大利联盟。意大利战争越来越向着有利于罗马的方向发展。公元前89年,罗马在对南北各条战线进行若干调整以后,开始对顽强抵抗的起义者发动全面进攻。

在北方战区,新任执政官庞培·斯特拉波一举击溃了起义军派往北意的15000名马尔喜人援军,并于不久攻下了最早向罗马发难的阿斯库努姆城和意大利联盟的首都“意大利加”城。至公元前88年初,罗马基本上平息了北部和中部的意大利起义,斯特拉波也因此在罗马举行了一次凯旋。

从公元前89年以后,南方战区的罗马军队主要由苏拉统率,他以狡诈而残酷的手段展开了凌厉的攻势。在坎佩尼亚,他先后攻克了斯塔比埃(Stabiae)、赫库拉纽姆(Herculaneum)和庞培伊(Pompeii)诸城。在诺拉(Nola)城下,他又取得了一个血腥的胜利,大约有五万多起义者被杀。此后,他又亲率主力向萨姆尼乌姆内地挺进,并在这里击溃了英勇善战的萨姆尼特军队,攻克其首府波维阿努姆(Bovianum)。与此同时,罗马的另一支军队又成功地突入了阿普里亚地区,并很快恢复了罗马在那里的统治。

结语

至公元前88年初,罗马已经胜利地平息了北部和中部的意大利起义,南方的战事虽然尚未结束,但起义的大部分地区已经落入罗马手中。所以,从总体上说,这一战争已经基本结束。


当前网址:http://www.gunawanlo.com/wangmengcaipiaoguanwang/64996.html
tag:

发表评论 (167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网盟彩票 @2014 RSS地图 HTML地图